性犯罪的克星:“化学阉割”是什么?

2019-12-10 20:25 来源:未知

  近些年,“化学阉割”已经成为不少国家在执法领域的“新宠”,而印尼是最新一个实施“化学阉割”的国家。印尼保护儿童委员会主席西拉伊特说,印尼在保护儿童不受性侵方面已经敲响警钟,最近几年相关案件一直稳步增多。印尼政府数据显示,性侵儿童案从2011年的2178起增加到2014年的5066起。

  去年年底,一名6岁的男童在雅加达一所知名国际学校遭到5名男清洁工性侵,这起案件一度轰动印尼社会。西爪哇省随后又爆出另一桩新闻,一名24岁男子涉嫌性侵110多名8岁至10岁男童。今年最近的一起儿童性侵案发生在本月初,一名9岁的女童在雅加达遭到绑架后被奸杀。目前,印尼对性侵儿童罪犯的处罚是最高15年监禁和一定数额的罚款。

  面对近年来迅速增多的性侵儿童案,印尼内阁会议近日通过决议,将“化学阉割”作为对性侵儿童罪犯的额外惩罚。额外的处罚意味着将在监禁的同时对罪犯进行“化学阉割”。印尼总检察长普拉赛尤说,加重惩罚可以让恋童癖者在作案前再思考一千次要不要犯罪。

  2011年7月在韩国生效的一项法律规定,法官可依照案情,对性侵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成年罪犯处以“化学阉割”,持续时间不超过15年。这是亚洲国家首次引入这一惩治手段。2012年8月26日,美女全身光韩国决定将处以“化学阉割”的对象扩大到所有实施性暴力的罪犯。

  2012年5月25日,韩国对一名有4次强奸女童前科的惯犯实施性冲动药物治疗,这是韩国历史上首次对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45岁的朴某先后4次因强暴13岁以下女童而入狱,并曾在出狱后仅两个月又再次犯罪,前后服刑将近20年。根据规定,将于2012年7月刑满出狱的朴某第一次接受药物注射,并在出狱后的3年监护期里,每3个月接受一次治疗,其间还将戴上电子脚环以便追踪其位置。

  2013年1月3日,一名犯罪嫌疑人被法院判处15年有期徒刑、“化学阉割”3年、出狱后带电子脚环20年。据报道,自2011年11月起的7个月内,被告以凶器胁迫,先后与5名未成年女童发生6次性关系,并拍下受害者裸照和视频散布到互联网上。这是韩国法院首次对性犯罪者作出“化学阉割”的裁决。

  除印尼和韩国外,印度国会也曾在2012年12月讨论过对强奸犯实施“化学阉割”。同样,南非、美女全身光西班牙、意大利、法国都曾经或正在考虑对性犯罪者实行强制性“化学阉割”。据澳大利亚媒体8月26日报道,为了提高对于儿童的保护,新州政府正在考虑是否对针对儿童的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

  如今,美国的加州、俄勒冈州、路易斯安那州和亚利桑那州已经早先一步推行这种药物控制法。在欧洲,丹麦、德国、英国、瑞士、瑞典也都已通过法律,美女全身光允许在自愿原则的基础上对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

  2010年6月,波兰一项有关对犯有强奸罪及娈童罪的男性强制施行“化学阉割”的法律正式生效。波兰官员认为,这使该国拥有了针对娈童案罪犯惩罚最为严厉的立法。在该法律成文前,波兰部分地区已经开始执行。

  2012年2月,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签署对娈童癖惯犯实施终身监禁和“化学阉割”的法律。2012年3月,摩尔多瓦这个国家也通过了强制性“化学阉割”的法律。

  “化学阉割”始自美国。1966年,美国人约翰曼尼首次将人工合成的长效避孕注射液“醋酸甲羟孕酮”注射入一名和6岁儿子发生性关系的双性恋父亲身上。此后,这种药物就成为“化学阉割”的主要用药。

  “化学阉割”听上去耸人听闻,但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宫刑”。实施“化学阉割”,不会以物理切割的方式除去人体器官,也不会让男性终生不孕。西方很多国家施行的“化学阉割”实质上只是一种荷尔蒙疗法。

  普遍做法是为犯人注射抗雄性激素物质,从而控制性冲动并抑制勃起能力,因此又称“药物去势”。男性体内的雄性激素主要源于睾丸和肾上腺分泌,研究表明,雄性激素是人类“雄风”的源泉,该激素过多的人会出现好斗、欲望泛滥的表现。

  在欧美大受追捧的抗雄性激素药物,主要为醋酸甲羟孕酮、醋酸环丙氯地孕酮。通过口服或皮下注射这些药物,调节激素分泌的下丘脑和脑垂体就会认为体内雄性激素水平已经足够,就会停止分泌。犯人在接受这些药物后,体内雄性激素水平就会下降到青春期前的状态。因此会出现欲望衰减、性幻想减少、性行为中的快感降低的现象,从而达到“根”治性犯罪的目的。

  历史上,被“化学阉割”最著名的人物是阿兰图灵,他是著名数学家以及计算机科学奠基者之一,在二战中为破译德军密码做出巨大贡献。同时,图灵也是一名同性恋者。在当年的英国社会,同性恋仍是无法被公众接受的罪行。

  1952年,因同性伴侣的敲诈,图灵不得不向警察公开其性取向,却被判严重猥亵罪。美女全身光图灵被给予两个选择:坐牢或荷尔蒙疗法即化学阉割,图灵选择了后者。两年后,图灵因化学阉割带来的副作用和心理压力,最终食用浸有氰化物溶液的苹果自杀身亡,时年41岁。图灵的“粉丝”乔布斯把公司取名为苹果,并且将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作为公司的标志。2009年9月,时任英国首相布朗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为当年执行“化学阉割”向图灵道歉。

  近些年来,“化学阉割”正在很多国家兴起,其目标不再是同性恋,而是性犯罪。

  2004年,挪威研究机构进行的一项科研实验,对4名强奸犯实施了“化学阉割”,“超级色魔”哈斯塔德也是其中之一。哈斯塔德是挪威家喻户晓的变态强奸犯,在吸食和观看之后,他残忍地强奸了继女,并杀人灭口。2003年,哈斯塔德被判入狱21年。哈斯塔德在法庭上表示,自己愿接受“化学阉割”,以“治疗”自己无法克制的性欲。

  同一年,加拿大人耶西被判强奸罪和非法持有儿童色情影片罪名成立。他随后主动决定接受为期17个月的“化学阉割”,获得缓刑并改过自新。而在丹麦,自1989年以来已对25名强奸犯进行了“化学阉割”。

  性犯罪问题存在于各国,有些犯罪行为甚至到了简直令人发指的程度。支持者认为,“化学阉割”更多的作用是防患于未然,至少能在短期内减少性犯罪者的侵害。在韩国,75.6%的受访者表示“赞成”对性侵犯儿童的罪犯予以“化学阉割”。

  有研究显示,“化学阉割”的确有效果。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博士伯林对接受化学阉割的629名性犯罪者追踪调查显示,再犯罪的比率仅为8%。

  据瑞典、挪威、丹麦和冰岛四国的统计数据显示,采用“化学阉割”的惩罚手段后,当地性侵犯儿童的案件已经从40%减少到5%。1989年至2004年年间,丹麦对25名强奸犯实施了“化学阉割”。此后,他们再未犯案。德国1997年的研究显示,1970年至1980年间接受“化学阉割”的104名性侵罪犯中,再犯率仅3%,未受“化学阉割”者再犯率却是46%。在美俄勒冈州134名被假释的性犯罪者中,接受“化学阉割”的人均未再犯,而未接受者再犯率将近20%。

  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加拿大人耶西看到电视里的人物时会不自觉地产生“性幻想”。美女全身光但很快,他就会感觉不到更多冲动,再经过一段时间,当他看到生活中的“真人”时,也不会再有“性冲动”。

  抗雄性激素的药物效果具有可逆性,一旦停止用药就很有可能故态重生。加拿大学者汉森跟踪研究表明,在4到5年内,性犯罪者再次犯罪的概率为13.4%;在15年到25年内,性犯罪者尽管曾接受“化学阉割”,但再次犯罪率却高达35%至45%。因此,有人质疑称“如果要彻底杜绝再犯,就只能让犯人终生用药”。

  图灵事件也提醒人们,对于“化学阉割”所产生的副作用应严谨对待。韩国媒体就警告说,实施“化学阉割”有可能产生心肺疾病或骨质疏松症、肌肉萎缩等副作用。虽然很多专家指出“化学阉割”不会真的使男人变成女人,但由于采用药物抑制雄性激素分泌,人体可能会出现脂肪含量升高、乳房发育等症状,“男人至少可能变得像女人”。

  在心理学家看来,很多性惯犯的犯罪行为往往是由复杂的家庭、社会等因素造成的。倘若只找出生理原因,而不同时检讨其他成因,很难想象强奸犯会因此变老实。只要强奸犯的攻击倾向仍在,即使无法再以性器官攻击他人,也会使用其他工具,出现更加残暴的行为。

  宇航员或被“化学阉割”。据英国《独立报》报道,为了解决太空航行的最后一个难关,即性需要问题,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2004年提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建议,即“化学阉割”宇航员。其实早在一战时期,性的尴尬就已成为战争时期最难处理的难题之一。

  远离家园的士兵们长时期没有爱人的陪伴,因而无法解决自己的生理需要。为此他们在饮用茶水中放入溴化物(如溴化钾等,尤其作镇静剂用),以此来减少他们对性的渴望。但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却提出了更大胆方法,主要是用来解决奔赴火星、进行太空长途旅行的宇航员们的性需要。

  2004年4月28日,在英国召开的人类未来与太空星际社会论坛会上,拉齐尔阿姆斯特朗博士表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正在为解决宇航员的性需要而积极寻求解决办法,这对将要执行长期太空任务的宇航员,例如将远赴火星长达3年之久的宇航员,尤其重要。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sh0088.comhttp://www.hgsh0088.com/a/jianwen/20191210/71310.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米皮网_科技网站

分享到:0
相关推荐